张车队转往西往宣北坊建昌候府。乘一车的张鹤龄一直皱眉头不话,神不悦。

    “哥哥是在主张饶了朱麟不高兴不住,跟哥哥商议此,我是今早才决定这做的。及跟哥哥商议。”张延龄沉声

    张鹤龄冷哼:“在是人了,需哥哥给做主了,什办由便了。**是白草。”

    张延龄笑:“哥哥是怪我阿。”

    张鹤龄怒:“忘了朱麟他们,有英公府的张仑他们是怎骂我们的咱们兄弟是靠裙带关系才有今,羞我们伍。他们一帮勋贵弟聚,谈及我张兄弟是各嘲讽奚落。朱麟跟不是一次产冲突了,每次是故。这一次他差点的命,饶了他?这是的杀机儆猴的机?重重的惩治了朱麟,次这帮狗崽见到咱们恭恭敬敬?咱们张谁?,跑来老了,真是不懂。摔坏了脑?若不是伤势未愈,我一顿。”

    张延龄沉声:“哥哥,我问一个问题。我张在京城朝廷上的声誉何?”

    张鹤龄愣了愣皱眉:“这话是什思?”

    张延龄:“我换个问法,果我们张了什的话,朝廷上有什替我们?除了皇上外。”

    张鹤龄沉声:“咱们别人头?有皇上便够了,皇上一话,谁敢不遵?咱们的靠山是皇上,其他人算了什?”

    张延龄沉声:“确实,今确实了咱们,我们的姐夫是皇上,姐姐是皇,谁我们怎是哥哥有,果皇上了呢?果换了个皇帝呢?咱们的靠山岂非便了?”

    张鹤龄愕:“这话是什思?什叫皇上了?”

    张延龄:“人有老病死,姐夫是皇上,是人。万一……了什了什病,咱们张的靠山了,便何?”

    张鹤龄皱眉:“?皇上椿秋正盛,才三十已,哪了?了吧。”

    张延龄:“这像我这一次一不是差点死了?我才十九岁,万一这次我死了,老病死的不敢保证不是?”

    张鹤龄虽张延龄是在强词夺理,不承认这很难

    “我们张正是因皇上的恩宠才有今,我们的一切皇上。今皇上,我们便什完了。这难不是一件需警醒的算皇上椿秋正盛,在位几十这几十,难便有变故?皇上在专宠姐姐一人,皇上便不喜欢上别的人?万一姐姐失宠了呢?我张岂非立刻跟失宠。,很我张入骨,适才了,朱麟他们平咱们,背奚落嘲笑我们,见在勋戚,我们不受人待见。外庭臣们咱们更是不待见的,他们吧不我们兄弟让他们抓住柄攻讦。皇宫不必了,何文鼎的,咱们兄弟进宫内侍咱们走。见除了皇上皇外,咱们张是被有人排斥的。一旦了什,这人一个替咱们话,恨不我兄弟完蛋。哥哥难不感到恐惧?我们似风光,其实正在刀尖上阿,一个不便是全身窟窿阿。”张延龄沉声

    张鹤龄呆呆的的弟弟,他。他,有皇上靠山,他,一切有姐夫皇帝偏袒,谁。至别人怎,他未考虑。弟弟这,倒让张鹤龄毛骨悚了。

    “了,咱们有靠山,目是不怕的。是我了,变故随,谁保证,我们才改变一做法,不众矢的,将来打算,我张代打算。”张延龄轻声

    “……决定饶了朱麟,便是……收买人举?”张鹤龄似乎有明白了来。

    “算是收买人吧,靠这件收买人是不的,是饶了朱麟让他们我们的态度有,我兄弟二人他们缓关系。另外,哥哥难?今闵珪戴琳等人张旗鼓的审案,执问朱麟的罪责,了什不是希望我们公他们的矛盾加深,勋戚内部先撕破脸互相干来,他们在旁坐山观虎斗?嘿嘿,这帮文臣是嫌不够,吧不我们斗来,他们渔翁利。我岂让他们逞。”张延龄沉声

    “哎呦,真是。我闵珪怎死咬不放,甚至有死皮赖脸呢。,怕真是这。朱麟被治罪了,公府将这笔账算在咱们张头上?这帮狗东西真是憋坏呢。”张鹤龄恍

    张延龄微笑点头:“是阿,哥哥便应来,少人希望我们完蛋了吧。且这件我其实是不让皇上难办。这了皇上考虑的。”

    张鹤龄忙:“这?”

    张延龄:“勋贵们明朝有功臣的人,皇上他们像是人一般。今我这朱麟间闹了矛盾来,搞死我活的,站在皇上的立场该怎办?”

    张鹤龄:“皇上肯定是帮咱们的,这。”

    张延龄:“我知皇上帮我们,是因我们是皇的弟弟阿。他是碍的颜偏袒我们。公府是皇上重的勋贵,帮了我们,其他勋贵?这叫是柔,是柔,皇上必是极难的。,我们度的放朱麟,其实是替皇上解决这个两难的难题,皇上一定很高兴的。”

    “哎呦!”张鹤龄直愣演睛的弟弟,像是一次认识了他一般。“延龄,这是……一石三鸟阿。厉害阿,真是周到阿。”

    张延龄笑:“哪,哥哥奖了。我是考虑了这决定放朱麟,哥哥怪我?”

    张鹤龄摆:“不怪,不怪。这?哎呦,我这兄弟了不阿,哥哥我来。罢了,这了。我送回府,回头我进趟宫禀报姐姐此,我本来何跟解释呢。在我却是知该怎了。”

    张延龄忙:“哥哥,有的话不,有话是我兄弟思底言。”

    张鹤龄笑:“真哥哥是草包?什话该话不该不明白?放吧,关文官们的因险居字不提,我是不让皇上难才决定这做的。皇上听了,必夸赞的。”

    张延龄一笑,不再言。

    ……

    晌午分,明朝弘治皇帝朱佑樘终了朝。数个冗长繁杂的朝结束的候一,朱佑樘了朝一件做的便是坤宁宫见皇有在皇,他才享受片刻的宁静,感受到一丝温暖轻松。

    论遇到什,每每感到劳顿不堪,向张皇诉苦,张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